这口锅,我们退役军人不背!

copyright©三剑客

近日,看到一篇奇文:

《原上海大众总经理:“二汽”能搞好,把5000军转工人全调走是关键》。

原本以为,这是一个拿退役军人开“黑”的标题党,本不值一驳。

但随手打开全文才发现,不仅要驳这篇文章的内容,而且也要好好论一论这种文章所使用的语调和导向。

不想则已,细想之下,危害极大。

仅从标题来看,作者似乎是想表达退役军人是“二汽”建设的绊脚石,且“二汽”当年没有搞好,全是因为5000退役军人的错。

一步步跟着作者描述的思路下来,这口“锅”甩给退役军人无疑很合适。让人感觉,最后把退役军人一调走,“二汽”马上就好了!

作者在文中言之凿凿的主要依据是——

因为这话是原上海大众总经理王荣钧先生说的。

图片 来源: 网络截图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作者还在文章开头专门“解释”——

“标题里所出现的情况,就是在特殊年代,有关方面‘一刀切’之下所造成的‘盲婚哑嫁’,不仅仅是‘二汽’不满意,按照当事者的说法,就是那5000转业军人同样不满意。”

“所以,这不是‘二汽’单方面的甩包袱,而是重新对5000军转工人的重新安置。”

这些话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都没啥“不正确”。

甚至,隐约还有一些为退役军人“说话”的味道。

那不妨继续往下看——

文章中又说:众所周知,“二汽”是在20世纪60年代末开始大规模建设的,才建设了没有多久,就运到了特殊年代,在特殊时期,许多技术工人和知识分子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办法在自己擅长的岗位,而“二汽”当时建设上又方兴未艾,急需用人,那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当时有关部门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向“二汽”派遣了大量的退伍军人和转业干部。而且不是几十人、几百人的派遣,是上千人,上千人的派。

但作者马上话题一转——

“二汽”虽然是国家重点项目,但是毕竟不是唯一重点项目,“二汽”的编制不是无限的,这些军转工人占了大量的编制,但是客观来说,他们又不具备相应技能,生产出来的汽车,用“二汽”老人,原上海大众总经理王荣钧先生的话说,质量惨不忍睹——

以及,总算拼凑出20辆车。在开往武汉……的途中,好多车都抛锚了。你知道当时人们怎么形容这些车吗?“看起来龇牙咧嘴,走起来摇头摆尾,停下来漏油漏水”。

越看越觉得味道哪里不对,无怪乎评论第一的网友说:

笔者也在网络上查了一下王荣钧的个人情况:作为上海大众的原总经理,曾经在一汽、二汽工作了24年,另有资料显示承担二汽基建任务的是“建筑工程部一〇二工程指挥部”(以下简称“102”)。

据悉,“102”工程指挥部和各工程团两级领导,大多是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初期参加革命的指战员,到十堰时大多50岁左右;生产技术工人骨干主要是参加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军人,到十堰时大多40出头;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管理人员大多是建国初期的大中专毕业生,到十堰时大多30多岁;新参加工作的年轻人,都是20出头,血气方刚,志在四方,满腔热血,决心在二汽建设中接受锻炼和考验。

“二汽”建厂时工业战线都在学大庆精神,其中有一条就是先生产后生活,厂房都是按干打垒建的,这是学大庆的经验,所以二汽早期的厂房也都是按干打垒建设。

那时的军代表领导“二汽”建设时期,也流传一些故事。

比如:武汉军区司令员孔庆德抓二汽的建设,他首先是抓总装厂,也是用干打垒首先把总装厂建起来。他在全厂动员会上说,“我老孔已经把龙舞起来了(指装配线),看你们往哪里站?”意思是要求各个分厂赶快把产品拿来装配。

后来,二汽干打垒的厂房和地面铺得太薄,都不符合厂房的要求,全部推倒重建了。(资料出自《四月打开尘封的记忆:十万大军建二汽 “102”占半壁江山》)

当时,邓小平复出后,开始抓革命促生产,饶斌同志真正成为领导“二汽”的一把手。彼时,二汽人员的技术骨干、技术工人基本从一汽和其他工厂调来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从高等院校毕业的大学生,同时,也接收了上万复员军人。这些复员军人中,有些技能不能适应汽车厂工作的需要,而且受当时左的思想影响,闹事儿的不少。

饶斌主持工作后,提出要把这上万的复员军人重新分流,不适合在汽车厂工作的安排到湖北、河南省的其他领域。这就引起了这部分复员军人的不满,

据说还有人为饶斌扎了一个纸人,专门拿到办公室门口去烧。

尽管如此,饶斌后来还是在上级领导部门的支持下,坚决地把一些不适合在工厂工作的复员军人分流到了其他的一些地方,例如长江航运等岗位。(资料出自《百年十堰|“二汽”建设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下)》

从以上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年重新安置5000多退役军人的确是事实。

但是,作者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背景——

第一,不可否认,大量退役军人确实为“二汽”早期的建设发展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奠定了重要基础。不可过河拆桥。

第二,5000退役军人的重新安置,有其特殊历史背景,发生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要满足特殊的工作需要。而且从他们的安置到再安置,无论基于何种理由,都确实是“时代发展的需要”。不可一叶障目。

第三,退役军人即使受到知识、学历、阅历,甚至是眼界和水平的限制,那并非是他们自愿的,而是由于此前国家的局势决定的,他们曾经不计得失一呼百应地投身国家军队建设,曾经的荣耀与功绩值得铭记与尊重。不可避而不谈。

新中国成立初期,众所周知,国家一穷二白。

毕竟,仗打完了。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有无数的革命前辈从血与火的战场上脱下军装,转入地方经济建设,他们无疑是各行各业的开拓者和奠基者。

而我们正是在一代代的传承中庚续传统,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任何对历史的否定,都是背叛!”

从剑客的视角来看,我们撰写文章,特别是与历史有关的,与某个群体有关的,一定要有所依据,不偏不倚,不能有失偏颇地把过错都归结为一个人或一个群体,而是要结合当时背景与形势,做全面的分析,要“一分为二”、客观理性地去面对我们曾经的经历。

不管它是荣耀还是耻辱。

一是立论要稳,立场要正,不断章取义,也不以假乱真。

二个是不能偷换概念,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就夸大其辞下结论。因为二汽在调整人员结构的过程中,对5000多名退役军人进行了第二次安置,就忽略了其他方面的改革,用结果来推导过程说这是“关键”,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不然,这也是对当时响应国家号召到“二汽”工作为“二汽”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所有前辈的否定和亵渎!

退役军人具有吃苦耐劳、听从指挥、敢为人先、无计得失的可贵品质,他们与所有现役军人一样,值得你全部的信任。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已经脱下军装,离开部队,反而会更加怀念曾经的生活,懂得奋斗的意义!当军人时,他们履行保家卫国的使命;不当军人时,他们化身“超人”,继续做着守护百姓和支持国家建设发展的事。在每一个岗位,甘当“认真的螺丝钉“。

退役军人的今天就是现役军人的明天,对退役军人所做的每一件小事,影响的不只是退役军人,更包括还在服现役的人。

我们只希望,每一个正在或曾经为国奉献的人,都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如此,才会有更多的年轻一代,愿意成为“最可爱的人”。


盈发彩票平台,盈发彩票官网,盈发彩票网址,盈发彩票下载,盈发彩票app,盈发彩票开户,盈发彩票投注,盈发彩票购彩,盈发彩票注册,盈发彩票登录,盈发彩票邀请码,盈发彩票技巧,盈发彩票手机版,盈发彩票靠谱吗,盈发彩票走势图,盈发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盈发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